家长宝典
传统筝曲该往何处去

说到过去和传统,似乎都比较“慢”和“旧”,和现在的生活脱节,但其实传统并不是这个样貌,它的气质是有被误读的,它们其实是无数的经历和经验,也是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每一个当下中,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而正是因为有了前人的实践和许许多多时间的积累,它们才成为改善我们生活真正有效的事情。放在那儿的东西,大可以取用。对于传统音乐,也是如此。
 
当我们在讨论“传统筝乐该往何处去时”,我们首当想清楚,为何要讨论她,我们讨论传统筝乐的传承真的那么重要吗?
 
传统筝乐与现代筝乐的关系
 
很多人都知道传统珍贵,但内心却抱着“当代人应当弹这个时代作品的想法”。没错,作为21世纪,与最发达的工具和最先进的科技生活在一起的人,为什么要去弹传统的、旧的、似乎与这个时代脱节的作品。那当我们在演奏当代作品时,真的就可以不用与传统作品发生关系了吗?
 
现代作品层出不穷,想要演奏好作品,必然要知道作品要表达什么,如何表达。仔细剖析便会发现,很多诞生于这个年代的作品,其中依然被安插了许多与传统相关的素材。那作曲家为何要这么做?我们生活的时代、环境千差万别,但“共鸣”这个东西它一直存在。正如“伯牙子期”的故事,让重游琴台的人遥望千年旧地,依然感叹当今“知音难觅”;在现代筝乐作品《阑隐花珊》中,引用了柳青娘的片段,柳青娘的气节与作品要表达的高洁自持、娴静高雅的人生境界和哲理不谋而合。超越时间、空间的理解,不会因岁月、际遇、环境的不同而磨灭或忘却。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建成后,一度成为艺术爱好者和游客慕名前去参观的“景点”。他的设计者王澍,盖过大大小小很多有名的建筑。他的建筑有一个十分显著的特点,利用回收的废砖旧瓦作为建造的材料。在盖象山校区时,他从各地拆房现场收集了,700多万块不同年代的旧砖弃瓦,然后让他们在新房子上恰到好处的得以新生。王澍这么说,“新材料建成的房子是没有回忆的,但我的这个房子是有回忆的”。
 
如不是将民族文化镶嵌于基因,利用不妥,恐成笑料。传统音乐之于现代的意义,同样如此。
你说,我们何以不解读传统?
 
传统音乐的失传与传承
 
传统文化的失传,无疑更加令人痛心。都说筝拥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据考证秦时就有筝存在,但筝以何种形态存在的相关具体资料却是少之又少,真正的乐谱记载、流传在近200年的时间里才真正出现。目前可挖掘到的乐谱仅有唐代筝谱、潮州二四谱、西安鼓乐筝谱、弦索备考等。近年被重新记谱、演奏的《弦索十三套》便是很好的例子,《弦索十三套》是18世纪以前的产物,但直至1814年(19世纪)才被荣斋以工尺谱的形式记录下来,是我国最早被记录下来的弦索谱。之后,一直被搁置,直至1955年,由曹安和先生译成五线谱。
 
即便如此,其中依然存在很多疑问。譬如,仅依据《弦索备考》记载的乐谱,如何证明是对明清时期弦索音乐风格的准备把握和完美再现?考证过去最好的方式便是对历史的记载,传统筝乐就是活着的历史。如果历史没了,根基没了,我们还弹(谈)什么?
 
以上,并不意味着我们在传承上必须分毫不差的模仿他们的演奏,记录是为了后人拥有更多的参考依据,是学习的过程,不是学习的最终结果。
 
了解传统音乐的人都知道,以“备忘录”式记载的工尺谱,不同于西方严谨的记谱方式,工尺谱仅有乐曲板式和骨干音,其中风格音程无法被标记。如“4、7”二音在不同流派中表现各异,仅靠“口传心授”才可找到规律,不致于张冠李戴。乐谱不完全是演奏依据,“加花减字”等变奏手法全凭师承与个人喜好,以致每名演奏者同曲异奏,音响效果差别极大。过去,师徒制关系的筝乐传承中,工尺谱不过是“备忘录”,助力教学。一旦派系师承中断,意味着一种演奏风格(方式)失传。
 
今虽有乐谱视奏,不至于失传,不过乐谱无法完全记录演奏中的细微演奏手法,“口传”依然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不应让细致记谱,促成习筝者不细致揣摩的局面,乐谱是前辈为了传播筝曲做出的重要贡献,我们有幸认识如此美妙的音乐,功劳在于他们。
 
值得我们深思
 
当看到年过90高龄的艺术家被人搀扶着站上舞台,我们为他们感到骄傲,但也有些心痛,他们舍不得放下手中的乐器,更是舍不得手艺后继无人。他们终究有老去的那天,如果可以,有一天当我们拥有一份只有骨干音和板式标记的乐谱时,也可以游刃有余的演奏属于每个人的音乐。我们不再需要在音乐会或者考试中,听到几十遍一模一样或者风格不着调的《柳青娘》和《出水莲》。这或许是我们期待的传承传统音乐最骄傲的方式之一。
 
传统之复杂,传承之艰难,寥寥数语难以尽述。作为筝人,我们有回望传统的热忱,有时却无沉潜专研的耐性,尤其在当下,音乐经济比过往繁盛,筝乐市场花团锦簇。
 
有更多人愿意沉潜数年,只为探究传统样貌,学界继承传统筝乐的努力层出不穷。从最初在乡土间,弹筝人凭着热忱坚守;传至城市,部分“文人雅士”对民间筝乐作品进行修订、整理、提炼、升华;解放后,不放过任何交流机会,南筝北传、北筝南下;我们的师辈,穿梭于民间一一记录老艺术家的演奏;今天的我们,得以拥有乐谱、文献、影音资料,更有平台以及广泛的交流学习机会,那么,到我们了,可以为传承做些什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