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时间的源头

时间的源头
 
在中国,古筝是除钢琴外,学习人数最多的乐器,“市场大”和所谓“门槛低”让许多人嗅到商机,养活了一大批古筝老师。古筝是否真的门槛低,我想每一位专业的演奏者都会给出同样的回答:“真的不容易。”说它容易的,恰恰是那些演奏拙劣、仅会几首小曲、只想糊弄学生的老师——噢不,他们不足以被称为老师。
 
在纷繁复杂的古筝市场里,如何找到一位称职的老师,是许多准琴童家长头疼的事。优质资源分布极不均衡,尤其是三四线城市之外的家长,想在当地找一位好老师更是难上加难。但如果你已经有“找到一位好老师”的概念,我觉得已经是件好事儿。

有些家长只把音乐学习视作可有可无的科目,同时提出一些“条件”:
1.收费不能太高
2.离家不能太远
3.老师不能太严……

如果你是这样的家长,而你的老师恰巧满足了以上所有条件,那么你就要小心了。因为一位真正称职的好老师,无法纯粹为了获取生源,随意收取低于市场平均价格的学费,也不可能为了哄好你的孩子,不指出问题,不严格对待。朋友圈里经常会流传一些在专业人士看来可笑的视频,孩子摇头晃脑,似在耍把戏一般。手型极度扭曲,而家长却不知自己的孩子正深陷学琴误区,要以为有模有样。
 
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任教北京舞蹈学院的朋友发的视频,内容是南方一所小有名气的舞蹈学校学生训练视频,孩子整齐划一做着各种极高难度动作,观众拍手叫好。但我这位朋友却如此评价:这些孩子的老师应该去看看《舞蹈训练学概论》。我不解,私信请教。她告诉我,这些动作颇有难度,而这些孩子快速变换着下腰、起身、跪地等动作,其间没有任何缓冲,对身体伤害非常大。如果没有她的解说,作为门外汉的我,实在看不出门道。我想,作为古筝门外汉的家长们,也跟我一样,在孩子学琴时也面临无法判断优劣的难题。
 
为了尽量避免出现这类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到这门学科的“源头”找老师。作为全国文化中心,北京自然是这门学科的“源头”,筝界几乎所有顶尖高手都聚集在这儿。当然,即便资源如此优越,不是所有在北京的学生都能享受这种优势。古筝的源头在北京,具体来说,是在以王中山、李萌、周望等老师为学科带头人的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相比其他地区,生活在北京的学子拥有天然优势,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合适自己的顶尖高手。即便没有机会接触这些“源头”学者,但结识来自这两所院校的学生也不是难事,他们同样是身处“源头”的专业人士。师从这些人,至少可以最大程度避免前文中描述的情况。其他设有音乐学院的一二线城市,大体也可以依据这条路径寻找当地筝界“源头”,尽量以他们为师。
 
资源不如一线城市,当地又没有音乐学院的地区,家长应该尽全力找到好老师。而通过标签找到好老师是最直观快捷的。每年,音乐学院以及各类艺术院校有大量古筝专业学生毕业,留在一二线城市有一些,有更多学生会回到自己家乡。专业学生逐渐意识到,三四线之外的城市古筝师资匮乏,良莠不齐,回到家乡发展前景不会差,甚至会有更好的空间。在孩子学琴之前,家长应当对当地古筝师资有大体了解。一般来说,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生大体优于其他院校,而师范学校的艺术学院学生又优于其他综合院校,家长可以通过这些标签,大致做初步筛选。
 
当然,有可能出现专业院校学生不如非科班出身、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老师。一些老师早年没条件进入专业学校学习,但经过不断积累,勤于思考,积攒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在教学同时,不忘提升自我能力。这类老师在当地也一定非常有声望,受到专业筝乐圈的肯定,一经打听便可以寻到。
 
家长还要注意防止某些老师投机取巧。这些人深知标签重要性,为此会做夸大甚至虚假宣传,我们应当学会甄别。比如,某老师称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师从某位教授,但你却无法在公开的历年师生名录里找到TA。后来发现,TA只不过是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了师资培训课程。这里并不是否认师资培训课程的含金量,而是提醒家长警惕这种乱給自己贴标签,夸大宣传、甚至虚假宣传的行为。
 
如果在当地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好老师怎么办?互联网这时候就发挥了它的优势。网课如今成为最便捷、最节约成本的一种学习方式,不出门就可以学到顶尖老师讲授的优质课程。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我能通过网课向最顶尖的老师学习,我还需要线下再找老师吗?答案是需要。网络课程的弊端是不能直接面对面交流,这使深度学习变得困难。准确的表情达意,需要肢体语言、所处环境的参与。乐器学习的特性要求必须当面示范,手把手纠正错误。
 
当然,老师不是学琴成败的唯一要素,还有个人学习能力、家长配合等等其他要素左右,要了解的信息,还有很多。
 
红弦秀秀
古筝老师都在用的小程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