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音乐欣赏有点难

音乐欣赏有点难

上周分享給大家的文章是《音乐欣赏没那么难》,今天马上就来推翻自己的观点?没错,表面看似冲突的观点,实际上是并存的,“音乐欣赏有点难”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读听懂音乐需要做什么。听音乐并不等于听懂音乐,听懂是需要经过学习和训练的。
 
借用美国作曲家艾伦·科普兰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是在三种不同的层次上听音乐的。1、感官层次,2、表达层次,3、纯音乐层次。
 
一、感官层次的聆听
 
最简单的听音乐的方式就是取悦自己,你只要找到好听的、喜欢的作品,让耳朵和当下的心情得到满足,这是第一种“感官层次”的欣赏。此时的欣赏可以不用加入任何思考,比如当你看书或者做家务的时候,打开手机上的音乐播放器,就可以毫无压力的沉浸在音乐中了。音乐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一响起就能瞬间改变当下的氛围。
 
如果你还没有把听音乐当作生活中的必备品,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把听古典音乐(严肃音乐)作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满足感官体验将是最容易接近古典音乐的打开方式,尤其对于刚开始欣赏古典音乐的听众来说。这一层次的欣赏和上一篇《音乐欣赏没那么难》一样,因为只有你多听,喜欢听,才有后续的发展。
 
感观层次的享受非常重要,但聆听不应该只停留在最表层的感官享受。因为好听的音乐并不代表它就是优秀的、伟大的,同样,优美的音乐不一定都来自伟大的作曲家。如果按照悦耳程度排名,伟大的作曲家贝多芬就没法排到最前面。因此,感官的享受如果没法满足你的话,或者你不满足于自己只停留于对音乐表层的喜爱,我们不妨进一步探索作品背后的肌理。
 
二、表达层次的聆听
 
音乐的第二层“表达层次”,也就是音乐表达的内容。似乎大多数听众都试图从音乐里找到所要表达的含义,正是这个原因也使许多人对古典音乐望而却步。大家总是有个错觉,即不知道作品具体表达了什么内容,就是听不懂音乐。即便有着自己的见解,又会怀疑自己理解的是否准确。没错,虽然音乐是可以表达意义的,也有很多人希望为每一首作品都解读出含义。但是,你如果想要用非常准确的话语来解释一首作品的含义,并且令每个人都满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多数人欣赏音乐都希望得到一个具体的画面场景,比如描写汹涌的大海、令人缅怀的英雄等等。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过,音乐在不同的情境下会有不同的表达,而听众在不同的情境中聆听,同样也会使听到的音乐产生各种差别。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试图从中寻找含义,就像有人觉得《浏阳河》比传统筝曲《柳青娘》更容易“听懂”,因为用文字来解释《浏阳河》的内容更容易。但是你会发现,一首曲子如果总是反馈给你同样的信息,慢慢的,就会感到枯燥乏味。反之,每次听都有细微差别的音乐,会让这首作品的生命力延续的更长。
 
所以,我想说的是,音乐可以表达某种含义,但我们不能用过于死板、准确的语言来为它定性。
 
三、纯音乐层次
 
大多数人都止步于第二层次就不往后探究了。音乐的第三层“纯音乐层次”,是除了使人感到愉悦和寻求意义以外,更本真的一层。
 
音乐原本就是由基本的素材构成的,包含了节奏、旋律、和声、音色。我们通常最容易关注到旋律是否好听,其次是节奏,尤其是带有律动的节奏更同意引起我们的注意。和声偶尔也会有人关注,但结构形式几乎就没人关注了。
 
音乐作为时间的艺术,我们在聆听时要把之前某个时刻的音乐与前不久刚听到的和即将听到的音乐联系起来,就像一本小说有主人公从头贯穿至尾一样,我们还要记住有哪些关键人物与ta发生过重要的冲突。小说描写的内容更容易被记住,而音乐描写的东西比较抽象,我们要将音乐素材像小说一样串联起来。这不太容易,但必须要记住那些不同时刻出现过的素材,慢慢的你就能像读书一样,找到其中的脉络或者门道。
 
还有一点要注意,虽然上面将音乐分为三个层次,但在实际聆听的过程中,我们不会只感受到三个层次中的某一个,而是各个层面之间相互会产生连接。就像我们去观看一台话剧,会同时得到多层次的感受。首先,“感官层次”得到满足是因为舞台上站着的不同演员以及华丽的着装、布景、灯光等,这些元素让我们体会到了愉悦的、具有仪式感的氛围。再来,“表达层次”来自舞台上发生的各种故事情节,你被感动、被逗的哈哈大笑,这种具有某种意义的内容跟音乐中要表达的某种含义很接近。最后,剧情是如何铺陈、发展的,与音乐的“纯音乐层次”是一个道理。当你看完剧目或者听完音乐知道某一个主题素材在作曲家手中是如何被发展的,你对它背后发展脉络的认同度越高,你离这部作品或者作曲家就越近了。
 
如果你经常去音乐厅看演出,就会理解我说的这些层次它是如何同时并存在你的脑海里。
 
成为这样的听众是不是有点难?想要更好的理解音乐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我们应该用更加积极的态度去听音乐,无论是什么样的作品。只有当你积累了一定的量,更加有意识的,带着某些目的去听,才能加深你对音乐的理解。
红弦秀秀
古筝老师都在用的小程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