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宝典
我们为什么要弹这么多作品
 
“通识教育”近年来被广泛讨论,它作为一种教育理念,既是面向所有人的教育理念,更是一所大学的办学理念。目前,在国内仅有几所顶尖的大学内开设了这样的教学模式,如北京大学元培学院、浙江大学大人文基地实验班等。他们的理念是:试图把“全人类的文明经典”介绍給学生,在通识教育中增加学生知识的广度与深度,拓展学生视野,使学生兼备人文素养与科学素养,把学生培养成“全面发展的人”。
 
在我就读的音乐学院中,通识教育不曾有过,未来几十年估计也很难会出现。因为它的目标是培养专业的音乐从业者,它的教学结构无法实行通识教育。虽然在教学模式上与通识教育无缘,但通向音乐道路深处的过程中,有一点理念和通识教育很接近,即通过“经典”达至“教化”。有人指出:真正意义上的通识教育,应该是让学生切实的接触前人的经典论著,从中不仅学习知识和见解,而且培养人格和情操。这些前人累积的精髓,需要在学习过程中一点点的吸收和消化,才能逐步领悟,它不是通过某种简单的总结即可全部吸纳。
 
在我们学琴的过程中,对一首首作品的学习和领悟,其实和通识教育中大量的文明经典“熏陶”是相似的。如我们在学习传统的潮州筝曲时,尽管上百首作品可以提炼出某种统一的特质和风格,但在学习时必须要一首首的去练习和体会来演绎这一流派,不能被一概而论。由于潮州筝曲拥有不同的调式,因此他们按音的音高各有差异。再来,即便是同一调式的作品,每首曲目都有自己的个性,没有办法在学习中只讨论共性,撇去成就每一首作品的个性。
 
一个只弹过两首潮州筝曲的学生,和弹过二十首的老师相比,两者对潮筝的理解和把控能力肯定是不同的,这不仅仅是量的积累,而是通过“经验”的积累产生了“质”的变化。而当地传统艺人的演奏与以上相比,又会更加地道,因为他沉浸在诞生这种音乐的文化中,经历了由外而内的漫长历练。
 
现在的筝童接触更多的是现代筝曲,很少有机会长时间学习某一流派,但一些格外用心的老师也是采用类似的方法来帮助学生取得进步。许多家长不理解老师为什么要把一个级别的战线拉的那么长,而不采用应试教育的方式,节约时间挑选两首考试曲目学习即可。我们可以拿快速指序这一技法举例,它可以通过三种方式来练习提升。1、采用固定的指法,以模进(音阶顺序)的方式出现;也可以为它专门编写一首练习曲;还可以出现在乐曲的某一段中。
 
我们采取以上任何一种方法练习都是可以的,但如果只挑选其中某一种模式练习,或者蜻蜓点水式的掠过三种模式,在“量”上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快速指序可以被搭配成任意指法,你永远也练不尽。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对不同曲目的大量练习,尽可能去遇见不同的组合方式,破除单一的弹奏习惯,使每个手指机能得到有效的提升。慢慢的,你就能总结出更加有利于你演奏的指序,待手指机能得到良好开发时,即便碰到难度大、未见过的搭配方式,也能很快得到解决。这些成果包含了你对前人成果的总结,也有你自己长期以来新的体会。这些繁琐的、零碎的练习,远比大而化之的“总结”收获的更多。
 
我们的学琴之路,不外乎就是跟随老师学习一首首经典作品,这种看起来很原始的学习模式,它有其存在的道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