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比赛时,我们可以左右什么?

比赛时,我们可以左右什么?
 
我曾经写文章聊过:我们为什么要参加考级和比赛。作为一件促使我们进步的工具,它存在的价值是不容忽略的。然而,有比赛就会有输赢,我们不可能完全不在乎结果,成绩既是鞭策自己进步的动力之一,也是阶段性的成果检验,所以我们很珍视每一次锻炼的机会。
 
比赛中,你无法左右的事情:
 
但输赢和奖项,并不完全由你掌控。毕竟,艺术不是竞技体育,不是努力做到“更高、更快、更远”就可以拔得头筹。其中有许多是你不能掌控的事情,比如:抽签的顺序,多数情况下我们都认为抽签抽的太靠前,不利于得高分,首先是选手容易紧张,进入状态慢;其次是评委老师不敢在一开始就打出较高的分数,因为不知道后面选手的整体水平如何,通常都会“手下留情”。
 
你无法左右的事情还有评委老师的喜好。每位评委老师的审美都是不一样的,有的在意技术,有的在意音乐,而有的老师喜欢传统的作品,有的则更喜欢现代作品。还有的老师认为你是有潜力的选手,因而为你打出高分。所以你完全无法捕捉他的侧重点是哪个方面,这也是重要的比赛为什么需要多位评委打分。
 
再来,就是其他选手的能力。你无法知道一起参赛的选手准备的到底如何,他的成绩很有肯能决定了你的名次。或许你们曾经在赛场上较量过,但是经过一年的努力,他是突飞猛进还是如何,只有赛场上才能相见。
 
看到我举的这些例子,你是不是已经吓坏了,这还怎么比赛?要是心理素质不过关,岂不是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
 
尽管比赛中有许多我们无法左右的事情,但我们要努力把那些能够掌控的事情做到极致。这也是珍惜比赛机会,锻炼自己的最好回应。
 
 
我们能左右什么事情?
 
首先就是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比赛是客观公平的,大多数情况,坐在下面的评委并不认识台上的选手,他们只会依照自己的第一印象来打分。当你真的足够优秀时,评委绝对不会为你打出低分,我相信所有的老师都是惜才的,发现更多优秀的苗子来传承这门艺术是他们的责任。而足够优秀的你,也无法被遮挡住闪耀的光芒。但如果当你演奏的很糟糕,评委自然也无法打出荒谬的高分。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提高自己的能力。
 
青年演奏家宋心馨曾经在访谈中谈到她在附中时的练琴状态,她不仅每天练琴时间长达7、8个小时,并且每次练琴内容都做了细致的规划,如每半小时练什么内容早已确定好。超过时间,这个指法没练好也不能再练了,后面还有其他规划等着她来完成。我想,正是因为她对自己要求如此严格,对技艺不懈追求,才有机会在后来的金钟奖、文华奖中取得优异的成绩,因为她的优秀让所有人有目共睹。
 
提高自己,对自己的付出不报遗憾,是我们最最能左右的事情。
 
再来,就是要调节好紧张的情绪。同时面对众多专业的考官和评委,参赛选手有点儿紧张非常正常。加之,参加比赛多少有一些功利心,希望自己能够取得好成绩,这份重视,会让你的紧张也随之增加。过度紧张必然会影响演奏,也就无法展示更加真实的你。
 
其实,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想想,比赛拿奖固然开心,但是能够把自己最好的才能展示给大家欣赏,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尤其是面对这些专业的、有造诣的演奏家和艺术家,日常学习中,哪来这样珍贵的机会?心态的一点点调整,能让人更加积极和从容的面对比赛。何况,足够充分的前期准备,不会让你在赛场上过分失手。
 
还可以调节的是选手的抗压能力。什么样的人没有压力?不抱希望就没有压力,再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因为什么都没见过,自然就没有压力。但凡你寄予自己一些希望,压力便随之水涨船高。
 
青年演奏家刘乐在他金钟奖夺冠后接受采访,主持人问他在决赛中是否压力很大。他说,压力肯定是有的,但也没有特别大,因为这是他第三次参加金钟奖,有了前两次的铺垫,他对赛制更加的熟悉,因此,压力也就相对变小。刘乐作为这届比赛的热门夺冠选手,尽管他非常优秀,但是如果没有之前比赛的积淀,他的演奏状态、心情调节以及对赛制的了解程度,都难以达到最佳状态。所以,不是每一次比赛都要夺冠才有意义,有意义的是每一次比赛都是自己未来的垫脚石,它能让你变得越来越成熟。对抗压力无法凭空想象,只有一次次的积累,在无数次实践中让自己成长起来。
 
 
比赛充满许多未知,拿奖也不是我们习琴之路的终点,当我们借用这个“工具”时,就物尽其用吧。
 

红弦秀秀
古筝老师都在用的小程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