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我在学琴过程中栽过的跟头(二)——听的太少

我在学琴过程中栽过的跟头(二)——听的太少
 
我一直强调音乐欣赏的重要性,想要弹好琴,“多听”是逃不开的一步。长大后,我从中受益很多,才发现上学的时候听的太少太少。
 
《我们为什么要弹这么多作品》一样,通过“经典”达至“教化”是听乐最直接的目的。在学习演奏时,切实的接触前人的经典之作,从中学习他们的精髓,是我们接近他们最便捷的方式。这种“熏陶”,让你能宏观的感受到作曲家、演奏者的个人风格,又能细致的体会到每首作品、每位演奏者不能一概而论的细微差别。作为演奏者,经历这个过程是迈向更远道路不可或缺的一步。
 
在音乐史中,也常有记录某位音乐家听了一次音乐,便改变他艺术生涯和道路的事迹。25岁的柏辽兹,第一次在巴黎听到了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和第五交响曲,如梦方醒,这对他后来转向交响乐协作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这种听乐体验不是随时可以遇见,但如果有心,人生中遇见几次刻骨铭心的记忆,必然是有机会的。
 
 
“多听”,首先要提升听的量,其次要关注听的种类。
 
量,就是听的时长和频率。小时候我没有养成听音乐的习惯,CD机和专辑几乎都躺在抽屉里睡觉。只有遇到问题的时候,才想到打开专辑听听人家是怎么弹的。这样的听并不是无用,它在短时间内可以给你一个很好的参考样本,就像临阵磨枪。但这么做容易出现一个问题,没有经过甄别和对比的借用拼贴,容易和你的演奏前后不搭。他人的音乐处理,和他的阅历、审美息息相关,如果你不经思考的嫁接,音乐容易听起来没有生命力,甚至逻辑不通顺。
 
同时,听的种类要多,不局限于一种风格或乐器。以学习一首作品为例,听乐时,建议找到不同的演奏版本比较着听。你会发现每个人的演绎各有长短,长处在哪里,短板又因为什么,这就是值得琢磨的地方,自己演奏时也就可以相应地取长补短。如果是为了培养自己的音乐素养,我们欣赏时大可超出自己熟悉的音乐,选择其他门类的作品,比如中国民间音乐、西方古典音乐等等。我也曾经在欣赏其他乐器时,获得过与古筝相通的灵感。
 
比如,在欣赏德彪西的《星夜》时,我脑海里闪现了常静的《月影湖光》。时光交错,两件原本没有交集的乐器和作曲家,却同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们对“夜”有相似的感受,而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他们的音乐语言相异。于我,两首作品带来了更加丰富的画面和想象空间。假如,我只听见其中一首作品,对“夜”的想象可能会变的很单一。没有对比,也很难关注到类似题材的描写手法。这种机缘可遇不可求,但如果你不听,连这样的机会都被扼杀掉了。
 
长时间大量曲目的累积,你还会取得一个特别的优势,就是对音乐整体感的把握。学习演奏的人容易进入一个误区:对演奏家精湛的技巧赞不绝口,而对大的方向失去把握,比如风格、结构。作为演奏者,能切身体会到演奏过程中哪些地方是难以攻克的,比如乐句中高难度的技巧,平衡的音色,难以找到的音准等等......因此在欣赏音乐时容易过度关注这些具体的问题。假如你对音乐不敏感,加之听的又很少,很容易便走入这个雷区。
 
所以,想要拥有一个全面的耳朵,绝非易事!不仅要多听,还得换着耳朵听,把自己置身于不同身份,你将会有不一样的听乐体验。
 
红弦秀秀
古筝老师都在用的小程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