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音不全·见证我的美

返回 返回首页

红弦筝途第7天:美味潮州(汕头)

2017-05-23


潮州老街
 
 
哪种人更挑食,你评评。
 
有的人什么菜都吃,但是菜若做的酸了甜了苦了辣了咸了,他们就会选择不吃;我呢,什么菜都吃,除了肥肉、茄子、肝这三样,无论怎么烧出来我都吃,什么味道都行。
 
他们说我挑食,我认为他们挑食,你怎么看?
 
之前,和潮州筝会的蔡振宇秘书长在微信上聊天,互相约了上门拜访,这次我先到了,也小小刺激了他一下,还没离开潮州,蔡老师就和陈启俊理事长约定,先花一个星期跑一下广州,然后去扬州。
 
陈老师绝对是个懂生活的人,茶泡的好,也懂吃的,晚上陈老师带我们去了一家民宅吃家常菜,我大饱口福,也破了很多戒。
 
比如我从来不吃鱿鱼,嗯,不要说我自相矛盾,我告诉你理由。我不喜欢吃的三道菜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软绵绵的没有嚼劲——他们都是我曾经放到嘴里但是最终让我难以下咽的那类食物,而且肥肉油太多茄子有股异味肝太粘牙。至于鱿鱼,我看了以后就觉得它是软绵绵的,而且隔很远就闻到腥味,还有那种黑色的纹理,让我看了有一点小小的呕心——以至于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尝一口。
 
潮州菜太美味了。
 
当陈启俊老师告诉我那道菜是鱿鱼和丝瓜的时候,我凭直觉就知道这是一道美味,毫不犹豫的尝了一口,太赞了,连续吃了三块,包括下面的丝瓜,丝瓜比鱿鱼还要好吃——我以前看见的一定是假鱿鱼;
 
为什么潮州的鱿鱼和我在扬州见到的不一样呢
 
后来又上了一道茄子,因为有鱿鱼这道菜帮我解锁,我无需鼓起勇气,手已经先心一步将筷子伸到了盆子里夹了一块放到嘴里,那是当地产的一种白色的茄子,入口即化、口有余香、回味无穷……
 
没有不爱吃的菜只有做的好不好吃
 
总共上了有十几道菜,道道都是美味,我欲罢不能,吃撑了,后来回到潮州筝洪派创始人洪沛臣的故居(湘桥区石牌巷2-4号),现在是潮州筝学会采风基地,陈启俊老师继续请我和涛哥、蔡老师喝茶,我根本坐不下来,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帮助消化。
 
我的父亲是老家远近闻名的大厨师,自认为品味还不错,我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潮州菜是我吃过最棒的菜,如果你是一个吃货,一定要找机会来品尝一下正宗潮州菜,对,还有牛肉火锅。
 
潮州老街太安静了。
 
到了潮州,蔡老师在步行街口等我和琼花古筝御用男模涛哥,那里和其他城市并无区别,嘈杂的声音充满耳廓,但是走进了老街,过了第一个纪念韩愈的牌坊,街道就立刻静了下来,拐到石牌巷的时候,愈发宁静,在巷子里走了不到30步,仿佛戴着耳机,突然手滑点了一个静音,只能听到脚步声,你甚至可以听见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这可是室外,走进基地以后,仿佛与世隔绝,让我真正理解了陈继儒的那句名言:读书随处净土、闭门即是深山。
 
陈启俊理事长、涛哥、我、蔡振宇秘书长
 
潮州筝会太有活力了。
 
潮州客家山东河南这四个传统大流派,唯有潮州筝派在民间还有浓厚的群众基础,潮州筝会成立以来已经举办了逾百场演出,受到了广泛的支持和好评,吸引了广东地区大量的潮州筝爱好者申请加入,目前会员有100多人——他们理事会严格审核申请入会的会员,每年有入会名额限制。
 
潮州可能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古筝学会的城市,他们叫潮州筝会,可能也是全国最团结的一个筝会,理事会会对任何不和谐的现象进行调停和制止,这让我对潮州筝会的领导们感到非常钦佩,相信潮州筝会发展会越来越好。
 
听陈老师和蔡老师介绍,他们接下来还将从潮州筝作品进行整理和挖掘,并将对所有爱好潮州筝曲的老师和筝友进行培训,这真正是一件大好事,期待早日听到佳音;他们还将对潮州钢丝筝进行改良,并委托厂家生产,我主动要求帮忙,毕竟我是在古筝之乡扬州,认识很多厂家。我若是在广东,一定会申请加入潮州筝会,筝曲好听、筝友热情,对,最关键还有美食。
 
吃了晚饭离开潮州赶往汕头。
 
来汕头是请林英苹老师担任五音不全摇指大赛线下总决赛的专家评委,7月1号第三季江澹曦专场马上就要开始啦,等到8月1号,就会公布线下总决赛的三首全新的比赛曲目和参加决赛的人员名单。
 
国家一级演奏员、汕头潮乐团古筝首席:林英苹
 
我的订阅号经常放林英苹老师的作品作为背景音乐,见到林老师,我非常高兴,嗯,我是林老师的粉丝。
 
今天去深圳,下午去东莞,晚上去广州,如果您在深圳或者东莞,想和我聊聊古筝,请留言给我,或者加我微信82986005,把地址发定位给我。

留言 写留言

更多文章